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2010年元旦我们相爱已一年

2018-09-15 10:52:13

1月1日元旦节,我们就相爱一年了。

或许已经缠绵多年的朋友会对此嗤之以鼻,但这一年里,却是真正考验我和玉丽情感的一年。从相遇、认识、熟悉、相恋到热恋、平淡的整个过程,竟然是那样的短,短得让我们猝不及防。那突如其来的平淡,竟然这样让我们刻骨铭心。我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相扶相携走下去。

玉丽是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,在校园里与她同进同出,成为宿舍兄弟们眼羡的目标。连木讷的老六也在宿舍里公开宣布了,“大学四年,他的目标就是,找一个像老二(本人在宿舍排行第二)女朋友那样的女朋友。”

我们的认识,一点儿浪漫的因素也没有。09年元旦时,我是校学生会一名小干部,负责待在校学生会办公室里,接待参加完元旦游艺活动,拿着兑奖券来兑奖的学生们。我们只有两个发奖的位置,8点开始,来兑奖的人就蜂拥而至了。那个拥挤啊,当时有两个异常丰满的男女生,快把前边一个娇小的女孩挤得喘不过气来了。我看不过,怒斥了几句,大家排好队了,那娇小的女孩,很感激地看了我两眼。

这就是开始,那天,那个女孩没有走开,一直等到我兑完了奖,12点,然后拉着我一起去看在学校礼堂举办的元旦晚会。我记得,我们赶到的时候,正看到半秃的校长,正在读着一份元旦致辞。旁边一位热情的同学告诉我们:这是现场直播,校长还没睡觉呢!我们三个,就一起哈哈大笑起来。

玉丽回忆起来也说,太平淡了,简直就是生活。我陪她上课,陪她上自习,陪她去看无聊的电影,还有,陪她压马路,逛街,跟她们宿舍那些语言特别多、特别丰富的女生一起吃饭,……我跟她说,其实我喜欢的,就是抱着她,然后在学校公园的长椅上坐上整整一天。她只是笑,不说话。

我想,日子或许就会这样一直过下去,一尘不变。可在圣诞节晚上的那一天,在西单那棵还算壮观的圣诞树下,玉丽问我,“我到底爱不爱她?”我语塞。那天,我们徘徊到很晚,不欢而散。

元旦放三天假,31号凌晨的时候,玉丽告诉我,明天中午十二点到2号教学楼下等她,中午一起吃饭。我十二点到了2号楼下,在北门等她,我知道她会撒脾气式的故意迟到5分或10分钟,来显示在我心中的重要性。继续等。可我没有想到,她在东门等我。等我找到东门时,她的眼红红的,口里说:“咱们俩真没有默契。”那餐饭于是吃得很郁闷。

玉丽说要回宿舍了,我没有阻拦。当她娇小而略有些孤单的身影快要走出我的视线时,我的泪不知道怎么来了。我追上了玉丽,把她紧紧抱在怀里,再也不想放开她。

又是一年开始了,我想,2010年里,我要更加为我们的爱情努力。

泡沫消防车
中山硅胶导电品
儒林学士府位置交通图-南京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